365beat中文官方网站

塑造未来—可持续包装探索之旅
Zip-Pak国际市场主管 Robert E. Hogan
多年来,“可持续性”已成为一个流行词,由其引发的兴奋、关注、迷惑之情不相上下。当下,关于未来环境挑战的报告数据越来越让人不安,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成为政府、消费者及品牌所有者共同关注的全球问题。食品制造商历来处于讨论的焦点,因为环保人士一直呼吁简化食品包装,增加对可回收及可再生材料的投资。
制造商及消费者共同面临的问题是,尽管媒体报道铺天盖地,公众意识也在不断提高,但在该问题的可能性及事实方面仍然存有诸多错误信息和混乱。本文将探讨影响英国和美国食品包装的现实挑战,新技术和方法所能带来的机会,以及亚洲成为可持续包装生产的大腕的可能性。
让人欢喜又迷惑的术语
我们都知道并且会使用“可持续性”这个词语,但它究竟是什么呢?根据一份1987年的联合国报告,可持续发展是这样一种发展模式,它既满足当代需要,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需求的能力。英国每年会向垃圾填埋场倾倒3000万吨垃圾,其中40%是零售企业带来的家庭垃圾。由于担心垃圾填埋场溢出和损耗自然资源,食品生产商正寻找安全可靠地包装产品的替代方案,同时降低不可降解垃圾的产量。此外,由于消费者可持续性意识不断提高,急需廉价、实用且方便的产品问世。要实现这一目标,可回收、全面减少多余包装以及进一步改进包装材料至关重要。
使用可降解的包装膜和生物基材料制作的包装膜一直是食品包装研究的两个关键领域。传统上塑料中使用的聚合物不存在于大自然,因而无法自然分解。然而,可以使用一些新型添加剂使这些聚合物氧化或光降解。采用生物树脂制造的塑料被广泛认为可能是解决该问题的长效方案。尽管有望替代普通塑料,大幅度减少全球垃圾量,但这些应用技术依然处于初始阶段。包装公司、食品生产商及研究人员正在共同努力,致力于开发具有合格性能标准的材料。

(图片)

绿色行动
全球范围内,在使用生物基塑料方面有过许多讨论与辩论。然而,生物基塑料的使用至今尚未商业化。尽管PLA(聚乳酸)在食品杂货袋生产领域的使用并不鲜见,食品包装行业还没有完全采用“绿色”材料。
目前,在包装工艺中使用生物基塑料和可降解塑料时,食品生产商有几种选择。让消费者迷惑的一个关键问题是,究竟什么才算是可降解包装?尽管许多主要的英国零售商,包括Tesco和Co-op,已经转向使用可降解塑料作为购物袋及包装材料,但这些材料并不等同于生物可降解材料。可降解塑料实质上是在普通塑料中加入少许矿物添加剂制成的,只需60天就开始分解—然而,这种材料并不能腐化,只会变成塑料粉尘永久存在。尽管这种可降解塑料可以减少产出的垃圾量,由于针对其益处尚存争议,Marks & Spencer等零售商没有选择使用此类材料。该公司继续增加其PLA产品包装的用量,践行其环保‘A计划’。
另一方面,用纤维素制成的生物基包装100%可腐化,已被众多英国食品零售商采用。化工公司Novamont生产的mater-Bi®树脂已被英国各大型超市采用,作为塑料包装的绿色可腐化替代品。Sainsbury’s、Tesco、Waitrose和Co-op使用此材料包装一系列产品,如水果及新鲜农副产品、三明治、生熟肉和即时餐。
然而,就食品包装问题,使用生物基包装充其量只能算是存在争议:去年百事公司(PeopsiCo)曾试图推出使用环保型“100%可腐化包装材料”的Frito-Lay的SunChips,却立刻遭到顾客的强烈反对。当时行业排名第一的PepsiCo,不得不召回大批量使用新包装的SunChips,因为这一举动适得其反,顾客纷纷投诉新包装袋产生让人耳聋的噼啪刺耳噪音。
尽管取得了一些进展,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可持续性包装仍然面对诸多挑战及误解。虽然越来越多的公司宣传其包装是可生物降解的,但事实上只有很少一部分包装是真正采用可生物降解材料制造的。这种宣传会让消费者误认为那些公司在为可持续性的品牌及产品投资,然而这类包装最终还是得运往垃圾填埋场。

(图片)

还有一些人声称其包装可以“重复使用”或“可回收”,因而是可持续性的。但是综合考虑生命周期盘查的各个方面(包括能量消耗、固体垃圾生成及温室气体排放),这种说法非常狭隘。
任重道远
可替代包装材料的研发很重要,而这些尝试的成功取决于另一重要因素:可腐化包装最终能否进入堆肥设施得到处理?目前大力提倡将某些特定的PLA包装进行家庭堆肥化处理,但这种方式与工业设施相比,效率依然非常低下,因为在足够时间内维持理想温度非常困难。英国已有97座工业堆肥场,并且正讨论翻倍扩建的计划。然而,即使此数字翻一番,预计堆肥场也只能处理10%的垃圾,而英国每年生产的食物垃圾接近830万公吨。此外,堆肥场的性质目前阻碍了大范围应用。降解会产生粉尘及臭味,加上堆肥场会吸引很多昆虫及鼠类,当地社区对这些新提案态度非常谨慎。
毋庸置疑,可持续性对未来发展至关重要;然而,包装方案仍需保证其基本功能:保持产品安全新鲜。问题应运而生,因为生物基材料通常没有与传统塑料材料等效的隔离特性。由于这些生物基材料透氧及蒸汽渗透性强,与传统包装膜相比耐用性低,因而限制了其在某些方面的应用潜力。
寻找替代产品,满足市场需求
像欧洲及美国的同行一样,亚洲的生产商也很快认识到发展可持续性及“绿色”生产规范的重要性。亚洲的公司讨论“走向绿色”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且可持续性包装仍然是一年一度的中国Propak展会的热门话题。然而,尽管人们已认可可持续包装和生物塑料并且对其充满兴趣,目前亚洲仍未形成任何即时方案。
尽管在生物基树脂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然而最大的障碍,也是最难攻克的难题是—成本。目前,生物塑料价格依然居高不下,消费者无法承受随之而来的价格攀升,生产能力很难提高。这里就出现了另一个问题—生物基树脂不仅价格高于传统树脂,其供应也受到限制。这些问题,加上发展中国家严重食品短缺,引发了以下争论:种植玉米及其他作物,用作生产包装塑料的原料,而非食用,到底是否可行?
尽管有诸多挑战,一些制造商仍开始尝试替代包装方法,至少有一家大型零售商曾表示将减少对消费者使用后的包装去向的关注,而是尽可能从可再生资源发掘包装材料。由于生物材料仍处于萌芽阶段,对于环境可行的替代包装方法的研究仍在继续进行。同样,尽管开发更多可持续性包装是一项挑战,在东南亚多家制造商中使用生物塑料的前景依然看好—尽管生产力的地区性调整和扩大仍然是个时间问题。
包装废品无疑是个大问题,但食品废物这一问题本身往往被低估。由废物和资源行动计划(WRAQ)启动的各项计划和努力旨在到2011年,将英国预计的每年410万吨食品废物量减少25万吨。一种产品所花费的能源只有10%用在包装上,剩余的90%则用于产品的生产和运输。因此,提供可保护产品,并有助于延长产品购买后贮藏期限的包装极为重要。对于开启后非一次性用完的产品尤其如此。
可再密封的软质包装可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便利性,此外还能减少上述情况下产生的废物。 富兰克林联合会(Franklin Associates)曾受Zip-Pak委托开展一项研究, 该研究显示,相比硬质塑料,可再密封的软质包装能极大地减少包装废物。此外,软质包装在生产过程中可节约大量能源,产生的温室气体也较少。因而,产品如采用含再密封闭合等技术特性的包装,不仅可使自身更具货架吸引力且方便使用,还有助于通过目前可用的材料和技术创建具有环保意识的品牌。
Zip-Pak与Novamont合作研制了纤维素基100%可腐化的再密封包装, 该包装使用mater-Bi® 树脂作为原材料。此外,一种配合PLA薄膜使用的拉链也处于研制阶段,其原材料为玉米基聚乳酸(PLA)。这些研制成果不仅能带来再密封的优势, 进而减少食品废物,也蕴含着极大地减少包装废物的潜力。据预测,今后几年,对这种使用生物树脂制成的拉链的需求将有所增长,针对这一趋势,Zip-Pak正在中国设立生产厂房,以满足驻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的亚洲销售和支持办事处的国家及地区供货需求。
勇闯新世界
包装技术正在经历着学习曲线效应。对于食品制造商来说,它是一个研究、学习和适应需求变化的过程。生物降解包装目前可能尚无法解决所有包装问题,且制造成本依然高昂,但未来价格有望下降,且功能正持续提升。
消费者对品牌的成功与否具有最终的决定权,因而设计出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保护产品并建立当前可提供的最具永续性的方略,这一点至关重要。因此,最终面世的包装应能够采用针对性设计,延长产品寿命,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废物产生。可再用、可腐化的包装产品是通往这一目标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在该领域的不断努力终将使高效能包装成为必然,问题不在于“能否”,而在于“何时”。
包装技术公司在开发使生物塑料包装成为可能的材料和应用中迈出了第一步,并且正在改进已有成果。迄今为止, Zip-Pak与Novamont合作制造了一种完全可腐化的可再密封包装袋,目前正由制造商Accredo(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 销售。然而,这些创新研发最终能否获得成功,取决于处理材料的设施是否充分以及避免错误信息的教育是否充足。同样,作为产品成功与否的最终决定着,消费者必须接受指导,了解如何避免食品废物和妥善处理废物。消费者、制造商、研究人员和政府之间持续交流,是实现真正持久方案的最佳途径。 12/22/2012


客户端 关于我们
365beat中文版 - 365beat中文官方网站

365beat中文官方网站|首页_欢迎您!